正在加载
侠女人妻跪趴高撅肥臀
版本:v7.9.1
类别:影音播放
大小:2552789KB
时间:2021-08-01

下载计划

      

    软件APP介绍

      而(er)且,她更(geng)像是报(bao)复(fu)一般(ban),在他(ta)的耳(er)边不(bu)断(duan)叫(jiao)着‘爸(ba)爸(ba)’,动作愈发(fa)变本(ben)加厉。
    但(dan)苏(su)言在这样堪(kan)称(chen)折磨的情况下,纵然身体浑(hun)身上下红(hong)透了,始终是紧(jin)抿着嘴唇,死(si)死(si)咬着牙,不(bu)发(fa)出任何(he)痛呼(hu)与申吟,最多(duo)也就(jiu)只是有几(ji)声闷哼(heng)而(er)已。
    到了最后(hou),一切结(jie)束,卫水却没有得到太多(duo)发(fa)泄与放(fang)松(song),反(fan)而(er)比(bi)昨天(tian)还(huai)要更(geng)加得不(bu)尽(jin)兴。
    而(er)原本(ben)光(guang)滑(hua)的身体上,在此(ci)刻布(bu)满伤痕(hen)的苏(su)言,一脸虚弱与苍(cang)白(bai)的脸色,却侧(ce)头(tou)看(kan)着卫水,唇角(jiao)勾(gou)起了一丝(si)含(han)着冷意的弧(hu)度(du),讽(feng)刺(ci)道:“只有这样吗?”
    这是在瞧不(bu)起她吗?
    任何(he)女人都(du)无法(fa)忍受在这件事上被(bei)男人轻视,即(ji)便是卫水都(du)不(bu)例外,她的眼中幽芒闪烁(shuo),甚至有一丝(si)杀意闪过(guo),是一幅(fu)要把(ba)青年直接(jie)弄死(si)过(guo)去的架势!
    可在她打算再来一次(ci)时,苏(su)言不(bu)知道从(cong)哪里爆(bao)发(fa)出了体内最后(hou)一丝(si)力量,缓(huan)缓(huan)把(ba)头(tou)挪到床边,张口就(jiu)呕吐了出来。
    “咳咳”
    看(kan)着难受到像是要把(ba)肚(du)子里给(gei)吐空一般(ban)的青年,卫水愣在了那里,脸色彻(che)底阴沉(chen)到了极(ji)致。
    这是对(dui)她最大的侮辱!
    而(er)且,昨天(tian)她也对(dui)苏(su)言做了那样的事情,他(ta)为什么没有吐?
    是因为那时候(hou),青年还(huai)以为她是‘卫依水’,所以才(cai)没有厌恶(e)她到吐出来的程(cheng)度(du)吗?
    念及(ji)此(ci),不(bu)知道为什么,卫水莫名更(geng)加愤(fen)怒了起来。
    可以接(jie)受她的妹妹,却不(bu)可以接(jie)受她?!
    【卫水悔(hui)恨(hen)值+50,。】
    卫水很(hen)想把(ba)苏(su)言折磨到再次(ci)昏(hun)过(guo)去!
    但(dan)看(kan)着他(ta)毫(hao)无血色,犹如在寒(han)天(tian)雪地里冻了整整一天(tian)的苍(cang)白(bai)脸色,她还(huai)是眉头(tou)一皱,走出了房(fang)间,派人把(ba)那里打扫了一遍,还(huai)给(gei)他(ta)上了一些药,再给(gei)他(ta)喂了东西吃(chi)。
    青年似(si)乎(hu)是为了卫依水,没有绝(jue)食的想法(fa),乖(guai)乖(guai)吃(chi)完了那些东西。
    得知了这一点,卫水的心情稍微好(hao)上了一些。
    次(ci)日,卫水刚(gang)刚(gang)清醒,就(jiu)被(bei)告(gao)知了一个(ge)消息,苏(su)言在今(jin)早的时候(hou)打算逃离这里。
    她的双眼骤然一凝:“抓住他(ta)了吗?”
    “抓住了,还(huai)是关(guan)在那个(ge)房(fang)间里。”
    卫水这才(cai)放(fang)松(song)了神色,继而(er)又冷笑了一下。
    想要逃跑?
    她倒是忘了,这里对(dui)青年而(er)言,不(bu)亚于是最危险的地方(fang),想要逃跑是自然的。
    只是因为昨天(tian)他(ta)被(bei)她坐晕了过(guo)去,这才(cai)没有办(ban)法(fa)逃跑而(er)已。
    说起来,他(ta)在这里呆了足足一天(tian),依旧(jiu)没有‘杀手之王’找上门来干(gan)掉,应该(gai)早就(jiu)察(cha)觉(jue)到了异样。
    可能连她就(jiu)是这个(ge)所谓的‘杀手之王’,也已经(jing)发(fa)现了。
    那这么说来,他(ta)认出自己(ji)不(bu)是‘卫依水’的原因,可能也就(jiu)不(bu)是他(ta)对(dui)后(hou)者太过(guo)了解(jie),而(er)是他(ta)已经(jing)发(fa)现了她的身份(fen)。
    这样想着,卫水不(bu)由得笑了起来。
    在苏(su)言被(bei)卫水发(fa)现了他(ta)会(hui)逃跑以后(hou),他(ta)的手腕跟(gen)脚(jiao)腕上就(jiu)多(duo)出了两根(gen)锁链,他(ta)尝(chang)试过(guo)了,怎么都(du)弄不(bu)断(duan)。
    这是打算把(ba)他(ta)囚禁(jin)在这里的意思(si)?
    对(dui)此(ci),青年没有太多(duo)慌(huang)张,只要不(bu)直接(jie)杀掉他(ta),就(jiu)说明他(ta)还(huai)有价值可以利用。
    唯一让他(ta)担(dan)心的就(jiu)是卫依水的下落,直到现在他(ta)都(du)不(bu)知道她是死(si)是活(huo),过(guo)得好(hao)不(bu)好(hao)。
    但(dan)很(hen)快,他(ta)就(jiu)顾(gu)不(bu)得担(dan)心卫依水了,因为他(ta)知道了自己(ji)的价值——
    一个(ge)免费(fei)的泄浴工(gong)具(ju)。
    而(er)且最让青年难以接(jie)受的,还(huai)是这个(ge)人始终顶着‘卫依水’的相貌,却做着各(ge)种极(ji)端(duan)、污秽(hui)的事情,玷污着她们父(fu)女的感(gan)情。
    甚至,她还(huai)像是有恶(e)趣味一般(ban),每次(ci)做那种事情的时候(hou),都(du)会(hui)在他(ta)的耳(er)边叫(jiao)着‘爸(ba)爸(ba)’,让他(ta)羞愤(fen)欲死(si),想要和(he)她同归(gui)于尽(jin)。
    但(dan)他(ta)不(bu)能死(si),绝(jue)对(dui)不(bu)能死(si)。
    要是他(ta)死(si)了的话(hua),又怎么救(jiu)卫依水呢?
    苏(su)言便生生忍受下了卫水的各(ge)种羞辱与折磨,即(ji)便是在被(bei)后(hou)者折腾到快昏(hun)过(guo)去的时候(hou),依旧(jiu)是冷笑着对(dui)她进(jin)行讽(feng)刺(ci)。
    直到夜晚,才(cai)会(hui)独(du)自一人默默流泪,露出了软弱的一面。
    就(jiu)这样过(guo)去了半(ban)个(ge)月,苏(su)言找到了机(ji)会(hui),把(ba)一个(ge)餐(can)刀藏(cang)了起来,然后(hou)想尽(jin)办(ban)法(fa)打磨,将(jiang)其变得很(hen)是锋(feng)利。
    他(ta)终于有了杀掉卫水的手段(duan)!

    第两百(bai)六十七章 意外
    卫依水缓(huan)缓(huan)睁开(kai)双眼,呆呆的看(kan)了天(tian)花(hua)板(ban)很(hen)久(jiu),这才(cai)逐渐(jian)清醒过(guo)来。
    昏(hun)迷前的记忆如潮(chao)水般(ban)涌来,她记得自己(ji)被(bei)卫水带回(hui)来以后(hou),连逃跑的迹(ji)象都(du)还(huai)没有,就(jiu)直接(jie)被(bei)迷晕了过(guo)去,直到现在才(cai)苏(su)醒。
    对(dui)了,时间过(guo)去了多(duo)久(jiu)?
    卫依水想要弄清自己(ji)昏(hun)迷了多(duo)长(chang)时间,却根(gen)本(ben)得不(bu)到任何(he)信息。
    她的内心猛地就(jiu)焦(jiao)躁起来,知道卫水不(bu)会(hui)伤害(hai)自己(ji),便直接(jie)打开(kai)房(fang)门冲(chong)了出去,正巧撞上了一名路过(guo)的保(bao)姆。
    卫依水一愣,而(er)后(hou)抬手就(jiu)勒住了这个(ge)人,眼神阴沉(chen),寒(han)声道:“今(jin)天(tian)是周几(ji)?告(gao)诉我。”
    那名青年被(bei)扼(e)住了咽喉(hou),吓得面色苍(cang)白(bai),身躯颤(chan)抖,忙道:“周周五”
    周五吗?
    那就(jiu)过(guo)去一个(ge)星期了。
    卫依水的眉头(tou)顿(dun)时紧(jin)皱起来。
    她消失了这么长(chang)时间,她的爸(ba)爸(ba)会(hui)担(dan)心吗?
    一定会(hui)担(dan)心的吧(ba)。
    毕竟(jing),在落清秋的提议下,他(ta)明明可以直接(jie)抛弃掉她的。因为她只是一个(ge)被(bei)他(ta)捡回(hui)来一年半(ban)的孩(hai)子,甚至期间大半(ban)时候(hou),她们两个(ge)人都(du)没有在一起过(guo)。
    为了这样的她,卷(juan)入一个(ge)所有杀手都(du)知道必死(si)的局(ju)面,想必是谁都(du)不(bu)愿意的。
    但(dan)他(ta)就(jiu)是果(guo)断(duan)拒(ju)绝(jue)了这个(ge)提议,神色是她从(cong)未见过(guo)的严肃,说着‘她是我的女儿(er),我是她的爸(ba)爸(ba),我无论如何(he)都(du)要保(bao)护(hu)好(hao)她’。
    她本(ben)以为在她的父(fu)亲去世以后(hou),就(jiu)再也感(gan)受不(bu)到这样的父(fu)爱(ai)了
    甚至,为了她不(bu)被(bei)那些杀手带走,他(ta)连自己(ji)的性命都(du)可以无视,独(du)自一人守在她的房(fang)间外,抵御着一波(bo)又一波(bo)的攻(gong)势。
    最后(hou),鲜血染红(hong)了衣衫,倒在了雪白(bai)的地板(ban)上。
    即(ji)便过(guo)去了不(bu)短(duan)的时间,一想到那时的画(hua)面,卫依水依旧(jiu)呼(hu)吸急(ji)促(chun),心脏都(du)仿佛(fu)被(bei)狠(hen)狠(hen)攥紧(jin)了起来。
    她紧(jin)闭着眼睛(jing),长(chang)呼(hu)出了一口气,这才(cai)略微平复(fu)了一下情绪,同时坚定了心中的信念。
    她要逃出去。
    她要离开(kai)这里。
    她要回(hui)到她的爸(ba)爸(ba)身边。
    而(er)这一次(ci),她绝(jue)对(dui)不(bu)会(hui)再对(dui)青年起任何(he)不(bu)该(gai)有的心思(si),只会(hui)以女儿(er)的身份(fen),守护(hu)在他(ta)身边,直到永远。
    卫依水睁开(kai)眼睛(jing),看(kan)了这名惊(jing)慌(huang)失措的保(bao)姆一眼。
    “卫水在哪里?”
    “我我不(bu)知道我什么都(du)不(bu)知道”他(ta)颤(chan)抖道。
    卫依水看(kan)着他(ta)恐惧(ju)到极(ji)致的神色,知道他(ta)没有在撒谎(huang),是真的不(bu)知道卫水在哪里。
    她便一把(ba)将(jiang)其推到了自己(ji)的房(fang)间里,关(guan)上了房(fang)门。
    现在,她要去找卫水。
    不(bu)是再次(ci)试图‘自尽(jin)’威胁卫水,从(cong)而(er)离开(kai)这里,而(er)是
    杀了她。
    卫依水知道,只要卫水还(huai)活(huo)在这个(ge)世上一天(tian),她就(jiu)永远也逃不(bu)出她的掌心。
    所以,只能杀了她!
    这既是为了她自己(ji),也是为了她的爸(ba)爸(ba)。
    卫依水神色平静(jing),在走廊上行走着,在看(kan)见另一名保(bao)姆从(cong)一个(ge)房(fang)间里出来以后(hou),眼眸骤然闪烁(shuo)了一下。
    这个(ge)房(fang)间里有人。
    至于是谁?
    只有可能是那个(ge)人了。
    卫依水左顾(gu)右看(kan),走进(jin)了一个(ge)房(fang)间,悄无声息的弄碎了浴室里的玻(bo)璃,将(jiang)一片藏(cang)在了袖口中,向着有人的房(fang)间靠近(jin)过(guo)去。
    她神色带着些许愤(fen)怒,来到门口以后(hou),没有犹豫就(jiu)直接(jie)推门而(er)入。
    她的脑海(hai)里已经(jing)有了一个(ge)详尽(jin)的计划(hua),甚至都(du)形成(cheng)了一幅(fu)画(hua)面:她装作愤(fen)怒的模样质问卫水,然后(hou)在她放(fang)松(song)心神之时,便将(jiang)那块锋(feng)利的碎片,直接(jie)划(hua)开(kai)后(hou)者的喉(hou)间!
    但(dan)卫依水的脚(jiao)步(bu)却停顿(dun)了一下,她犹豫了。
    卫水毕竟(jing)是她的姐(jie)姐(jie),她真的要直接(jie)杀了她吗
    她微微垂眸,脑海(hai)里回(hui)忆起曾经(jing)被(bei)囚禁(jin)在这里的日子,那一只只在卫水的威胁下强行宰杀掉的小狗(gou)和(he)小猫,它们的内脏和(he)鲜血汇(hui)聚(ju)在一起,犹如成(cheng)了一座血海(hai)深渊
    再抬眼,卫依水的眼里已是杀意闪烁(shuo)!
    从(cong)卫水为了把(ba)她带回(hui)来,连带着将(jiang)她的同学、老师都(du)一起绑(bang)架过(guo)来,彻(che)底毁(hui)了她的人生的时候(hou),她就(jiu)已经(jing)不(bu)再是她的姐(jie)姐(jie)了。
    她的姐(jie)姐(jie)早就(jiu)已经(jing)死(si)了,现在存在着的,只是一个(ge)内心变态的魔鬼(gui)!
    卫依水迈开(kai)脚(jiao)步(bu),继续向前走了过(guo)去。
    但(dan)她在经(jing)过(guo)了转角(jiao),彻(che)底看(kan)清看(kan)见房(fang)间里的这一幕以后(hou),内心骤然被(bei)巨(ju)大的震惊(jing)充(chong)斥(chi)了。
    在这里的不(bu)是卫水,而(er)是一个(ge)她在此(ci)之前绝(jue)对(dui)想不(bu)到的人。
    她的爸(ba)爸(ba)!
    怎么会(hui)?
    她的爸(ba)爸(ba)怎么会(hui)出现在这里?

    展开全部收起
    东京奥运会美国男篮时间|冠病毒扩散传播|第一之道|基金大盘为什么下跌|全区老旧小区|日本人和日本人的关系|公积金多少人可以贷款|教育就是为了知识|你微笑时很美大巴车上的吻戏|永劫无间装备|林国斌的前妻|小冰是真人么|抖音别人的赞很多|画中的女孩画家|2021化州初中入学报名|